深圳六合图库|2019年六合图库马经300
您當前的位置 :龍文新聞網 > 生活 > 旅游景點 正文

黃道周與鄴山講堂

旅游景點   時間:2014-12-24 15:20    http://www.ygzhb.icu/   

◎黃劍嵐

  閩南的冬季,空氣里仍然蘊存氣爽的感覺,依然是誘人外出探勝的甚佳季節。歷史上佼佼者的名人效應那則更具誘人走出沉寂的書房的魅力。1994年季冬時節,在微風中,在宋代興建的虎渡橋上,我迎來廈門的二位客人,一位是廈門市委宣傳部的楊曉基處長,一位是蜚聲閩南方志界的廈門地名辦主任方文圖編審。方主任雖已作古,但當時的音容笑貌依稀在眼前,探訪古遺址時的一舉手一投足,更是歷歷在目。

  廈門客人造訪的名勝古跡很明確,即明代建造的鄴山講堂;緬懷的對象也很明確,即明代的錚錚鐵骨的大儒黃道周。

  鄴山講堂創建人黃道周。黃道周選址鄴山講堂,先后用了十年時間。鄴山者,漳州艮岳之陰,九龍江北溪迸流,匯之于虎渡橋。舊稱蓬萊峽,里人名之曰石仙。峽為數里有蓬萊峰,其下北溪之水出焉,古《漳州記》所謂“蓬萊渡”也。黃道周的“意靜心誠”治學理念貫徹其一生,即其所主張“古人讀書,入山必深,入林必密,奚但杜門乎!”鍥而不舍,堅持十載努力而建成鄴山講堂。

  第一次選址是在明崇禎六年(1633年)秋,黃道周偕洪京榜、張瑞鐘首次卜筑鄴山書院,不果。

  第二次選址是在崇禎八年(1635年)秋,黃道周再度與弟子們卜筑鄴山書院,仍未果。

  第三次選址是在崇禎十六年(1643年)三月十九日,黃道周與弟子呂士壃(字而遠)、張瑞鐘(字勖之)、張琠(字鎮樸)、江曄(字虞皋)、江曇(字仲放)、胡思諒(字仲求)等,再至龍溪蓬萊峽,籌建鄴山書院。五月十八日,鄴山書院實始啟疆。五月十二日至六月,黃道周偕弟子們營建鄴山書院。

  鄴山講堂的主體建筑是三近堂、與善堂、樂性堂。鄴山講堂是一所建制完備的書院,在崇禎十六至十七年(1643-1644),公開演講4次課,最多一次聽講者達四百余人。正如潘思榘在《重修鄴山講堂記》里所描述:演講時,“講儀具琴瑟鐘鼓,立監史,讀誓戒,獻酬歌詩,主賓百拜,四方問業之彥,溯江而會者數百人。蓋禮樂彬彬河汾矣,何其盛也。”其盛況空前與禮樂彬彬河汾相媲美。河汾者,乃指隋末王通在山西臨汾講學,千人受其業,人才稱盛。

  盛況一時,然而隨著明亡而亡。一百年后,到了清乾隆十三年(1748年)夏,漳州知府單德謨自錢塘移巡漳南,讀黃道周華章,求所謂夜鄴山者,慨然為興復之計。單德謨在《重建鄴山講堂記》說:“明石齋黃先生理學文章、經濟氣節,非特南閩冠冕,而天下后世群奉儀型也。”擇日啟基,鳩工庀材,仍其舊制,經始今春三月,迄冬十有一日,以致告竣。糜白金一千兩有奇。既成,將聘任漳之人士講學其中。這里,牽涉到一個講席,即我的十七代祖黃寬。黃寬(1709-1773),字濟夫,號巽亭。龍溪縣壺嶼人。清乾隆十三年(1748年)成進士,任知崇義(今江西崇義縣)縣,修建學校,教民孝悌。

  漳州知府單德謨決意恢復黃道周鄴侯山講學處,修建學舍,敦請黃寬擔任講席。黃寬欣然應聘,用以結束仕宦生涯。黃寬嚴立學規、課程,提倡學員立志為圣賢,品德居先。入夜鄴山講堂各學舍燈火齊明,書聲瑯瑯,一派莊嚴活潑儒風洋溢在山崖水涘間,而黃道周當年的風骨文章也逐漸復活起來。

  黃寬任講職一連20余年,鄴山書院建設與日俱增,連楹接宇,盡復舊觀。鄴山的風光如蓬萊峽、靈喜亭、石頭翁、游謦石、洗墨池、選真亭、逃雨巖、丹霞嶂、三近堂、石齋祠都面目一新,迎接四方官員、學者和游客,而且在黃寬教育之下,英才輩出,人文炳起,照耀乎漳江之東,并且揚名于海內。知交惜黃寬之才之志,屢寄書勸其出山求仕。黃寬悉置之不答,閉門息影,終其身不復與當地官府相接觸。因此師范清高,后生晚輩,皆知探經文、勵名節為正學,而過去秀才書生動輒勾結衙門,魚肉百姓之頹風戾氣一掃而空。

  緬懷鄴山講堂創建者黃道周,明漳浦人,字幼平,號石齋,天啟進士,是一位杰出的愛國主義者,著名的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書畫家。在明朝即亡時,大義凜然,寧死不屈,視死如歸的民族氣節感天地,泣鬼神。黃道周一身剛正不阿,黑白曲折分明,寧愿粉身碎骨、連降數級也在所不惜,縱觀歷朝歷代,又有幾人乎?崇禎帝冤殺督師薊遼的兵部尚書袁崇煥,內閣首輔錢龍錫受牽連被捕入獄,已擬極刑,而黃道周連上三疏,錢龍錫終免死罪,而道周卻被連降三級調用。崇禎十一年(1638年)六月,楊嗣昌以兵部尚書出任首輔,勾結方一藻,一藻以遼撫身份與后金議和。黃道周一日上三疏,七月,崇禎于平臺召對,道周決意分清是非,使崇禎非常惱怒.將他直降六級外放調用。

  崇禎十七年(1644年),崇禎皇朝覆亡,鳳陽總督馬士英挾福王建立南明弘光小朝廷。弘光元年(1645年),改元隆武,黃道周被任命為武英殿大學士、吏部尚書兼兵部尚書,但兵權卻掌握在貳臣鄭芝龍手中。唐王沒有實權,只給空札50道。七月,黃道周率門生和子弟兵1000多人向信州出發,一路招募志士,組成1萬多人的隊伍。一個大儒而非武將卻要在危亡時帶兵馳殺沙場。黃道周兵敗在童家坊被俘。慷慨激昂上刑場,終年61歲,時為南明隆武二年(1646年)三月初五。

  清光緒《龍溪縣志》云:“在柳營江泝流而北,明黃道周講學于此。中有蓬萊峽、芙蓉峽、墨池、研山、黃巖洞、石燕、乳泉、游磬諸勝,石壁題刻甚多”。我們三人結伴前行,過小道,穿蔗林,攀山崖,在鄴侯山麓,見黃道周手書摩崖尚存5處,楷書“蓬萊峽”,字徑2尺有余,署名石齋;行書“芙蓉峽”,字徑4尺;隸書寫于高處有“道不絕風”、寫于低處有“墨池”,字徑6尺有余,還有寫于九龍江中磐石上的“游磬”2字,水退則現,水漲則隱,永具神秘感。鄴山講堂周邊的摩崖,還留有作者先祖清乾隆己未進士黃可潤手書刻字“得珠”、“冠峰”、“蕉葉”和乾隆戊辰進士黃寬手書刻字“黃巖洞”、“靜如太古”等。一一照相留影,攝石壁題刻,亦攝尋訪者。但是,看到暴曬雨淋后斑斑剝落的字跡,不禁令人從心底涌起陣陣心酸,且心痛,那是不可再生的文物,卻在光與水侵蝕中消亡。

  我們在鄴山講堂的遺址上,看到一株參天的無花果樹,郁郁蔥蔥,精神為之一振,俯首一看,無花果樹之根部、軀干在城鄉郎中斧鉞砍伐下傷痕斑斑,不堪入目,據郎中說無花果之根皮可療病。

  我們帶著對歷史名人黃道周的崇敬心情和對頽毀的鄴山講堂的復雜心情,結束對歷史勝跡的探尋,過晌午,原路返回,在虎渡橋旁品嘗馳名遠近的佳肴江東鱸魚,然而,閱過黃道周創辦的鄴山講堂如此頹敗景象,吃之已不知何味。

  我們惆悵地離開鄴山講堂遺址。回家后不久,浮想有感,我以《淡黃柳》詞牌填就《鄴山講堂故址》一闋:“高文典冊,此是名賢宅。矯矯鄴山留勝跡,曾傍芙蓉峽壁。破碎河山戀英魄。援蘭楫,江平滿秋色。琴瑟鼓,鱸魚膾,擁船頭一部先天易。風掃蓬蒿,霧迷津渡,來撫遺蹤共式。”

  后來,我來龍文區。我又一次站在虎渡橋上,記得孔子曰:“逝者如斯夫”,時間如水流淌,蓊郁的無花果樹在郎中斧鉞砍伐下轟然倒了,腐朽了,鄴山講堂遺址依然如故,在風雨中剝蝕著,同訪遺址的方文圖主任也走了。但愿在漳州,能再出現一個漳州知府單德謨,能決意恢復黃道周創辦的鄴山講堂,漳州人將幸之又幸。有幸的是,漳州人已決意弘揚黃道周的精神,把黃道周列為重點宣傳的對象,研究機構在成立,研討會在舉行,研究隊伍在壯大,研究成果在增多,隆冬過盡,春天就會到來。

來源:龍文新聞網 編輯:楊濱平 時間:2014-12-24 15:20 收藏此頁
深圳六合图库 彩神争霸大发快三规律 牛牛看牌抢庄赢钱技巧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官网 pc28赚钱技巧 幸运赛车开奖结果查询 3d精确定跨 宝马后排娱乐 重庆时时彩 历史记录 飞艇人工全天计划 拉莫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