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六合图库|2019年六合图库马经300
您當前的位置 :龍文新聞網 > 人文 > 書香龍文 正文

朱文公朱熹

書香龍文   時間:2015-12-22 16:05    http://www.ygzhb.icu/   

  ◎ 蘇水梅

  朱文公朱熹知漳只有短短一年時間,但他倡導“節民力,易風俗”,創辦書院,施行教化,漳州因之得享“紫陽過化、海濱鄒魯”美譽。“白云巖”上古樹參天、清凈幽雅,當年朱熹在那里修建書院,可是山路崎嶇,山高路遠,如何把建書院用的磚瓦運到山上去呢?于是漳州民間就有了“白云飛瓦”的傳說。朱熹知漳推動了漳州社會發展,對后世的影響十分巨大。

  有史學家認真研究過宋代文官的薪金酬勞標準,得出結論:宋代文官的收入在中國可能是空前絕后的。關于朱熹從政,今人高令印考證,“朱熹任同安縣主簿三年,知南康軍二年,提舉浙東常平茶鹽公事九個月,知漳州一年,知潭州二個月,任煥章閣待制兼侍講四十日,累計方逾七年。”讀到這里,我不禁有點羨慕朱熹了,他一輩子幾乎都在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了。

  朱熹于紹熙元年(1190年)四月二十四日抵達漳州。800多年前的漳州,屬于“天高皇帝遠”的地方,郡政廢弛,民俗澆薄,詞訴紛繁。年逾花甲的朱熹36年前曾經來奉檄治事漳州,見到他的故人漳州教授陳知柔,和他同年進士長泰縣令金鼎,那時朱熹只有二十郎當的年紀,風華正茂、意氣風發,任同安主簿,公務之暇,漳州友人陪他游覽了羅漢峰、面山亭、雙髻山等名勝。在同安主簿任上,朱熹在巡查本縣及外縣的過程中,就感到泉州各縣普遍存在著版籍不正、田稅不均,稅、田脫節的嚴重弊病。未經實地核查,簿籍在很大程度上與實際情況出入很大。淳熙十四年,閑居于家中的朱熹,又積極為汀州經界的推行出謀劃策。多年后主政漳州,朱熹遇到了同樣的問題。朱熹竭盡全力,奔走呼吁,下決心要解決經界的推行這個與漳州百姓利害攸關的大事。

  國家應征收的租稅大量隱漏流失,豪強肆無忌憚地兼并土地而不納稅,窮苦農民不能保有土地而田去稅存,州縣經濟窘迫,因而不得不違法巧取于民。朱熹深知地籍不正、租稅不均帶來的弊病無窮,經界推行勢在必行。

  令人遺憾的是,朱熹在漳州推行經界,并不順利。他抓住有利時機將龍溪知縣翁德廣所擬方案上報,論證經界不可不行之后,朱熹提出,經界宜詳勿略,必須差官置局,丈量土地,編制圖賬。可是一直等到秋天,經界之事仍沒有動靜,朱熹行經界的最好時機是在秋收之后,春耕之前。朱熹全面籌劃經界的實施,從各個方面做好充分準備,他沉浸在宏偉藍圖的憧憬之中,然而朝廷施行經界的最后命令遲遲不下。到了冬天,朱熹得知經界屢屢受阻的原因是因為各方阻擾,義憤填膺的他上奏皇帝,以本州地震、自己因病告假而職事廢弛自劾,請求嚴懲。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恰在這個時候,施行漳州經界的詔令下達了。朱熹收到尚書省的劄子時,已經是春耕大忙時節了,經界之令顯然成了一紙空文。朱熹最終沒有能完成在漳州推行經界的夙愿,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淳熙二年(1191年)二月,朱熹長子朱塾病卒于婺源,心灰意冷的朱熹,又遭受老年喪子的打擊,再也無心留在漳州,朱熹請求離任奉祠,治理喪葬。四月二十九日,朱熹北歸,陳淳等門人送至同安縣。

  “先生在臨漳,首尾僅及一期,以南陬敝陋之俗,驟承道德正大之化,始雖有欣然慕,而亦有諤然疑,嘩然毀者,越半年后,人心方肅然以定。僚屬厲志節而不敢恣所欲,仕族奉繩檢而不敢干以私,胥徒易慮而不敢行奸,豪猾斂蹤而不敢冒法。平時習浮屠為傳經禮塔朝岳之會者,在在皆為之屏息。平時附鬼為妖,迎游于街衢而掠抄于閭巷,亦皆相視斂戢,不敢輒舉。良家子女從空門者,各閉精廬,或復人道之常。四境狗偷之民,亦望風奔遁,改復生業。至是及期,正爾安習先生之化,而先生行矣。是豈不為恨哉!”

  陳淳的這一段話,基本涵蓋了朱熹在漳的主要活動及其所取得的主要政績。其中所陳,基本上都與漳州民眾息息相關,朱熹是帶著遺憾離開漳州的。

  “勝日尋芳泗水濱,天邊光景一時新。等閑識得東風面,萬紫千紅總是春。”這就是朱熹那首著名的《春日》;“半畝方塘一鑒開,天光云影共徘徊。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的《觀書有感》也廣為傳誦,因詩意富于啟發而有歷久常新。據說有一次,朱熹與眾人同行,看見一片長勢茂盛的草,朱熹命令四個人去拔草。每人各負責一段,其中三人都很快拔完了,只有一個人不緊不慢把逐一把草連根拔起。朱熹問:“諸公看幾人耘草,哪個快?”眾人都說,先拔完的三個人快。朱熹說:“那一兵雖不甚快,看他甚仔細,逐根去令盡。雖一時之難,卻只是一番功夫便了。這幾個又著從頭再用功夫,只緣初欲速茍簡,致得費力如此。看這處,便是學者讀書之法!”從某種意義上說,朱熹是很幸運的。他做學問,講課授徒,有那么多追隨者。他的理學思想,一直被、明、清三朝捧為官方哲學,成為鞏固封建社會統治秩序的精神支柱而影響深遠。朱熹是中國古代唯一有別于傳統思想模式,將抽象與思辨推向前所未有的高度,并構建了龐大知識結構與認識體系的百科全書式的學者。

來源:龍文報 編輯:趙露佳 時間:2015-12-22 16:05 收藏此頁
深圳六合图库 三分快三大小稳赚计划 幸运飞艇投注软件下载 九龙娱乐是诈骗吗 抢庄牌九现金提现 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时时彩后三包胆怎么卖 吉林时时走势图 北京pk10技巧万能码 大地网投不给提现 牌九至尊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