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六合图库|2019年六合图库马经300
您當前的位置 : 龍文新聞網>人文>龍文鄉賢

文明夫人蔡玉卿

龍文鄉賢   時間:2016-04-05 16:15    http://www.ygzhb.icu/   

文明夫人蔡玉卿

文明夫人蔡玉卿

黃道周                 蔡玉卿

請讓我們記住:我們所棲居的漳州大地上,曾經有過這樣一位女性,在國破家亡、身世浮沉之際,她以荏弱的身軀呵護著一粒文明的火種。 ——題記

公元1645年,即崇禎殉國次年,也是清朝順治二年,又是黃道周所擁立的南明隆武朝之元年。這一年九月,黃道周以內閣首輔的身份率師從福建崇安分水關進入江西廣信,欲直搗金陵、恢復南都。當時清兵勢強,抗清力量又支離難聚,而手握軍事、財政大權的鄭芝龍則在身后掣肘,成敗利鈍已非黃道周所能逆睹,如其所言,徒以“蛙頤螳臂”而欲申大義于天下耳。同年十二月,黃道周兵敗被俘于婺源,次年三月慷慨就義于南京,隆武帝為之震悼罷朝,謚曰“忠烈”,賜爵曰“文明伯”。

“文明”為文采光明之意,《易·乾·文言傳》稱:“見龍在田,天下文明。”《尚書·舜典》有“浚哲文明,溫恭允塞”之語,孔穎達疏云:“經天緯地曰文,照臨四方曰明。”黃道周以文章風節高天下,“文明”二字實至名歸;而這也是“文明夫人”的由來。可以說,伴隨著“文明夫人”這個稱號的出現,蔡玉卿失去了丈夫黃道周,也失去了一生的良師益友,開始了她將近五十年煢煢孑立、孤標傲世的生活。

一般都說“黃道周夫人是蔡玉卿”,可是,我們不能忘了黃道周還有個原配夫人林氏,她與黃道周生有一女。黃道周考中進士之后,林氏偕黃母于天啟三年(1623年)赴北京與黃道周團聚,卻在途經浙江嘉興時病逝。黃道周在《乞言自序狀》中稱她“敦樸不著”,其弟子洪思《文明夫人行狀》則記載她臨死前對其女說:“爾父日以忠孝教于家,我死,爾幸勿哭,恐傷太夫人意,后必有能事吾姑善于吾者。”“吾姑”即其婆婆(太夫人)。可以想見,林氏是一位樸實、孝順的女子。但是,人與人之間相處的感覺真的很奇特,古人所謂“白首如新,傾蓋如故”,強調的正是這樣一種感覺,因此我們可以說,黃道周與林氏自有其夫妻恩義在,但蔡玉卿卻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性,而這首先應該是雙方秉性的高度契合與相互吸引。

嘉靖年間,漳州有理學名家蔡烈(1479-1558),據《龍溪護吉蔡氏族譜》,蔡玉卿為其后裔。蔡烈曾師從明代著名的朱子學者晉江蔡清,《漳州府志》稱其學“一宗程朱,以窮理力行、為實主敬為要”,后隱居于云洞巖,人稱“鶴峰居士”。蔡玉卿之父蔡乾鎏亦為一介隱者。或許是家學淵源,與同齡人相比,蔡玉卿應該要顯得早熟一些。據《文明夫人行狀》載,蔡玉卿“生鶴峰徵士家,性嗜書,能居約,不茍言笑,十歲能屬文,事母陳氏以孝著”。“徵士”指不接受朝廷征聘的隱士,也泛指不從仕之人;“能居約”指能忍受貧賤的生活;“屬文”即寫文章。現在我們整體回顧這段話,其所描述的簡直就是另一個黃道周!

據《年譜》記載,黃道周出身貧寒,以耕讀為業,七歲時其父即以朱熹《資治通鑒綱目》授之,過目成誦;八歲時博覽群書,好觀六經;十歲時作古文詞,若有神授;與朋友交往時靜穆整飭,令年長于其者亦肅然起敬;而其事父母至孝,洪思稱之“其行皆可為《孝經》”。凡此種種,皆與上合。蔡玉卿生于1612年,天啟六年(1626年)嫁給黃道周時虛齡才15歲,而其時黃道周已42歲,但她與黃道周在精神上的差距卻遠沒有年齡上的差距那么大。過門不到三個月,黃母病逝,家庭就由蔡玉卿一手撐持,黃道周得以安心講學、著述、從政。黃道周號石齋,蔡玉卿字潤石,二人恰如其名,可謂相得益彰。

儒者移孝為忠,并以“得君行道”為己任;君若不正,則欲“格君心之非”,這也是黃道周屢次直言進諫的直接原因。而在黃道周所有重要的政治活動的背后,都有蔡玉卿默默的理解、堅定的支持乃至有力的鞭策。崇禎初年,黃道周因為營救受誣入獄的錢龍錫而被降級調用,他上疏乞休獲準,將行之際,蔡玉卿問他:“所當言者,盡于此乎?”黃道周于是又寫了著名的《放門陳事疏》,大膽抨擊時弊,直言“勿用小人”,崇禎龍顏大怒,將其革除功名,蔡玉卿卻以此為輕罰而慶幸。崇禎九年,黃道周在得知清兵入侵京畿的消息后決定出山勤王,蔡玉卿二話不說,變賣首飾作為隨行人員的路費,其豪氣慷慨,古風猶存。此后黃道周因疏論陳新甲、楊嗣昌“奪情”當政而遭謫戍,又被誣為“結黨營私”而入詔獄受酷刑,對此,蔡玉卿都表現得極為泰然、淡定。她執著地相信:天佑夫子,每一次挫折都是對黃道周的磨礪,而她更相信黃道周能經得起這樣的考驗。

明亡后,當黃道周于弘光朝時辭墓赴召、于隆武朝時招征北伐時,蔡玉卿已預料到自己的丈夫鞠躬盡瘁、舍生取義的時刻到了,但她仍義無反顧地支持黃道周北上。其堂弟(一說堂兄)蔡春溶作為“四君子”之一追隨恩師黃道周就義,蔡玉卿喜曰:“吾弟不辱沒我家矣!”如果不是自身有堅定的信仰,又安能如此勘破生死?《漳浦縣志·蔡玉卿傳》載黃道周就義前接到蔡玉卿傳書,其中“自古忠貞,豈煩內顧,身后之事,玉卿圖之”諸語,讓我們深深地感受到:民族大義,非男子之所獨有;天下興亡,縱匹婦亦有其責。清人鄭千仞譽之為“閨閣中鐵漢”,誠哉斯言!而黃道周“得書大笑”,這笑,是為聆此高山流水之音而喜悅,更是為自己有幸能遇到這樣一個知己而開懷,令后人油然而興“微斯人,吾誰與歸”之嘆。黃道周“綱常百世,性命千秋,天地知我,家人何憂”之絕命詞,則可視為對蔡玉卿這十六字的回應與致敬。也許,沒有蔡玉卿,黃道周仍然會是今天我們所推崇的民族英雄、文化巨子;但是有了蔡玉卿,黃道周在這條大道上行走的腳步無疑會更堅定、更踏實、更清晰。

是的,歷史上這樣有風骨、重氣節、敢擔當的女性是罕見的,正如閩南詩人舒婷的名作《致橡樹》所描繪的,蔡玉卿不屑于做攀援而上的凌霄花,她更像一株高大的木棉樹,與黃道周肩并肩共御風雨。但是,這并不意味著蔡玉卿就是一個缺乏女性溫柔的所謂“女漢子”。她女紅嫻熟,工書善畫,仿道周小楷幾可亂真。而今天我們閱讀流傳下來的蔡玉卿詩歌,其中頗有沉郁悲慨之音,然亦不乏低徊柔婉之調,如其《閨怨》詩:“春風解凍怯輕寒,春思愁人徹肺肝。消息不曾來入夢,誰教明月照闌干。”《七夕》組詩其一:“聞道今宵鵲亦忙,佳期織女會牛郎。卻愁碧落橋填晚,幾刻深情萬丈長。”等等,在我們面前展現的是一個深情綿渺的女性形象。或許合而觀之,才是完整的蔡玉卿。

我們不知道在黃道周就義之后,蔡玉卿度過了多少不眠之夜。但是我們知道的是,作為一個母親,她有四個兒子需要撫養;而作為“文明夫人”,更有一種精神需要她去傳承。黃道周四子分別取名為麑、麚、麖、麙,部首皆為“鹿”,其弟子李世熊曾以為此乃用《小雅·鹿鳴》之典故,但黃道周卻回答說:“不然,與鹿游耳!”《孟子·盡心上》曰:“舜之居深山之中,與木石居,與鹿豕游,其所以異于深山之野人者幾希。”此當為黃道周取名之出處,他已預料到亂世將至,其子或將避世于深山,與鹿豕同游。

果然,順治九年,黃麑、黃麚同日死于兵難,不久黃麖亦死,而其子亦早逝,惟有四子黃麙(字子平)與黃麑之子玉麟隨侍蔡玉卿左右。父母公婆、丈夫子孫先后離己而去,人世的苦痛莫過于此。千古艱難唯一死,但有時,活著卻更需要勇氣。《易·明夷》曰:“明入地中,‘明夷’;內文明而外柔順,以蒙大難。”蔡玉卿既謝絕了鄭軍饋贈,也不讓子孫仕清,從漳州鄴山到平和龍潭,她選擇隱居深山,教養諸孤,硬是將家庭繁衍至二十余人。杜甫《佳人》詩云:“絕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我想,空谷生涯,簞食瓢飲,蔡玉卿定是不改其樂。觀其現存于上海博物館之《山居漫詠》手跡,首章即云:“圣賢只是學為人,學不知天人未真。天在人身春在木,人居天內木涵春。”細細涵詠此詩,天人合一之境已現,成圣成賢之心彌堅,一派文明氣象躍然紙上。

公元1694年的一個春日,在彌留之際,蔡玉卿鄭重地拿出當年自己所臨寫的黃道周手書《孝經》一卷授予黃子平,安然而去,享年八十有三。

來源:閩南日報 編輯:趙露佳 時間:2016-04-05 16:15 收藏此頁
深圳六合图库 北京pk赛车官方走势图 ag森林舞会押法平局 pk10网上投注平台 澳客彩票网 星光彩票邀请码多少 二人麻将技巧视频 传世国际娱乐 北京pk10高手赌法长期 快3怎么计算大小单双 pk10技巧34567定位